草莓app安卓播放器破解版

2021年8月24日 Off By admin666

..co,最快更新麻衣神算子最新章节!

方无言说到这里,整个人的情绪开始有些不对。

他的眼神中有些许的悔意,些许的恨意,还有些许的无奈和悲伤。

他没有再继续往下说,我也没有催促,而是默默地深思。

过了一会儿,方无言才继续说:“我们在山中送别了千不死的魂灵,然后再次折返回了四贤村。”

“这一次刘举直接背着背篓在村口等我们,我们再次打在了一起。”

“诸葛彤,没过多久就支撑不住,身殒了。”

“剩下我和媚无邪,可我们两个完没有逃走的意思,我们发誓,就算是战死,也要为千不死和诸葛彤报仇。”

“战况变得更为的惨烈,我和媚无邪都受了重伤,很快刘举的长剑就架在了媚无邪的脖子上,他嘴角轻笑,细数着媚无邪那莫须有的罪状,仿若我们真的都是该死之人一般。”

“看着救过我的人,一个个死在我的面前,我心中难掩愤怒,那股涌上心头的杀意就更浓了,同时我体内的魔气暴涨,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力量,我一个箭步冲到刘举的旁边,把媚无邪就抢了过来。”

“接下来,我自己和刘举又打了一天一夜,我的力量好像用不完一样,越打越充沛,最后我杀了刘举,可那个时候,我也彻底地失控,因为四贤村的人帮了刘举,砍伐了千不死的本体,我憎恨他们,因为方家道门在关键时候,选择避而不出,我恨他们。”

“所以我带着滔天的戾气,屠杀了整个四贤村。”

新房里的妩媚感人

“最后媚无邪来阻止我,可我已经谁也不认识了,媚无邪也是惨死我的手下。”

“在杀了媚无邪之后,我渐渐清醒了过来,也是那个时候,我逐渐领悟了一些规则的力量,于是我设置了魔气的结界和独立的空间,把这里和世界隔开。”

“我选择在这里赎罪。”

“只是杀意涌上心头的时候,我又控制不住自己,只能选择外出杀一个人,一年一次……”

说到这里,事情差不多我们都清楚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方无言:“背篓里的孩子呢?”

方无言摇头说:“我真的想不起来了,我不记得后来发生了什么,但是等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村子里的人都死光了,方家道门的人,也被我杀完了,背篓和孩子不见了!”

方无言停顿了一会儿说:“或许我没有杀光所有人,我放走了一个方家的人,嗯,可能还放走了其他什么人,我记不太清楚了。”

我点了点头,大概是方无言体内祸种发作的时候,他会失去短暂的记忆吧。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确定,方无言最后领悟规则的时候,散阳子应该还在附近,因为那独立规则来自《创世天书》,大概是祸种之间的共鸣,让方无言获取了一丝创世天书的力量。

可又是谁带走了散阳子了呢,他又是怎么成了净古派的一代掌门人的呢?

这个时候,我又问了方无言一句:“也不记得,那个徒弟马震天来过这里,对吧?”

方无言摇头说:“不记得了。”

我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方无言说了一句:“屠杀四贤村虽然有苦衷,可终究还是犯下了大错,加上这一百年,每年都在杀害无辜,死罪难逃。”

“不过的魂魄,我不会打散,给一个重入轮回的机会,不过的魂魄到了地府,肯定要受不少的苦,可愿意领罪?”

方无言深思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说:“我还能说什么,之前我总是害怕死,可今天把所有的事情都说出来后,我忽然并不是那么害怕死了,我甚至觉得死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

“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看到我的那三位朋友,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原谅我对四贤村做下的一切。”

说着,魔道方无言,竟然在我面前哭了起来。

看来,他和媚无邪、诸葛彤,以及千不死的感情是真的,也是很深的。

至于,刘举,他诛杀祸种不能说错,但是做的太过极端了。

祸种接下来还会出现,比如我的那个徒弟,我真得好好护着他,万一被什么人以祸种的名义给宰了,那就闹大笑话了。

看着泪流满面的方无言,我说:“最后一个问题,使用的神通,和我见过一样叫八极镜的法器有点相似,那神通是如何领悟出来的?”

方无言说:“我也不太清楚,可能和我在上界的时候,受伤有关系吧。”

我点了点头,确定方无言没有骗我。

这个时候,我转头看了看方老正和方媛说:“们毕竟是方无言的后人,有没有话和们这位老祖宗说的,如果没有,我就要送他上路了。”

方老正和方媛相互看了一眼,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此时反而是方无言笑着说了一句:“其实也没啥好说的,好好活着,多行善,务作恶。”

说罢,方无言闭上了双眼。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根手指点在方无言的眉心处。

片刻之后,方无言就直接化为白色的星点消失了,而他的魂魄已经被我提前送走了。

用不了多久,就会流入地府之中。

再看了看远处的四贤村,我就说了一句:“这既然是小规则里面的东西,就让他和小规则一并消失了吧,这里山还是青山,水还是绿水,我们所听,所看,都当成是一场梦吧。”

说罢,我随手一挥,天道规则微微运转,接着面前的小规则就破碎了,随之一切破碎的,还有整个四贤村,以及里面的鬼物们。

不过我并没有杀了他们,而是选择用天道的规则送他们到地府去了。

村落消失,这里便成了一片青山。

来过这里的人,见过的模样如常。

而方老正和方媛所看到的狐子沟的狐仙洞府,老爷庙,以及狼王洞也是一并消失了。

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的变化,都是在我的挥手之间,震天府的众人又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我笑道:“不用紧张,不会送们下地府,不过我却会封了们这一段记忆,回去带着我给们的造化,好好修行吧,记住那句话‘多行善,务作恶’!”

震天府众人点头。

这个时候,我也在他们的记忆深处,下了一层的封印,很快他们就会忘记很多事儿,包括我的身份,在他们眼里,我只是一个平常的高手,带着他们出了一个平常的案子罢了。

接下来,我们也没有在这里多待,我带着他们离开了这里,回到了娄子沟废弃石英矿。

当然,我也给方媛、方老正,下了术法,他们很快就会忘记有关这里的所有的事儿,虽然这样有点唐突,但也是为了他们好。

方媛和方老正未来的事情,我并不打算去管。

大道命理,都已经给他们安排好了。

回到娄子沟镇上,天已经黑了,我们就各自分别了,身份既然暴露了,我就不准备再坐他们的车回去,而是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直接选择了往回飞。

回到小店的时候,李小白正在梦梦和安安的支配下,打扫卫生。

而梦梦和安安两个小家伙则是挂在躺椅上看着两只熊和一个光头的动画片……

见我回来,两个小家伙开心地跳到我身上,问我有没有带好吃的回来。

我摇头说:“忘记了。”

两个小家伙一脸扫兴。

我赶紧说了一句:“下次一定!”

梦梦直接说:“不行,这次轮到带我去了,不会给我带了。”

安安想了一会儿说:“那下次记得给我带,我下下次跟一起出去。”

我们正在说笑的时候,徐若卉就从前院回来,然后看着我说了一句:“初一,今天上午,净古派的贺飞鸿给送来一封信,说是只有能拆,送来之后,他就匆匆离开了。”

信?

他不是有我手机号吗,为啥还写信。

说话的时候,徐若卉已经把那封信送到我手中。

我刚拿到手中,就发现那封信中竟然带着异样气息,而那股气息,被一股极强的力量包裹着,我若是不仔细查探都查探不到的那种。

而这股气息,好像和我说过话的那个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家伙。

是他给我的信,拖贺飞鸿给我送来的!?

我的眼睛不由眯成了一条线,看样子另一个世界的家伙,也开始有点不耐烦了。

他有动作,那就会露出马脚了,很快我们应该就能碰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