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老司机

凌绝尘冲着褚慕杉和顾茗点了点头,转向顾夜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自然而然地柔化,眼中消融的冰雪流动成一汪春水:“睡醒了?想去哪儿逛?尘哥哥陪你!”

顾夜听了,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弯成了甜美的小月牙:“尘哥哥的事情忙完了吗?能让你这位国之重臣,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我,小女子不胜惶恐、三生有幸啊!”

凌绝尘就爱她这一世鲜活的模样,轻轻刮了一下她的翘鼻子,嘴角的笑意缓缓绽开:“淘气!你在盛京的这些日子,尘哥哥都会陪在你身边,开心吗?”

“真的吗?皇上能准你假吗?”顾夜一脸惊喜,抱着凌绝尘的胳膊,轻轻地晃了晃。小脸上的笑容,如同正午的阳光,散发出耀目的光彩。

凌绝尘嘴角的笑意更深,眼中被眼前这小姑娘塞得满满的,再容不下他人:“目前没战事,我一个武将,多几天假期也无妨。再说了,我也不算是告假,我可是奉了旨意,把你这位小神医招待周,让你尽心尽力为皇上和四皇子诊治啊!”

“哦!原来皇上让你来对我施展美男计的呀!其实,皇上多虑了。以本姑娘的职业操守,即便没有美男在侧,也会尽心帮皇上他们治疗的!”顾夜做出一副不为美色所动,大义凛然的表情。

凌绝尘见小姑娘可爱的模样,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她腮边的小肉肉,嘴角的笑意从未停止过。

刚子心中震惊过后,有些麻木地想:乖乖,将军居然笑得如此——春花灿烂,不会是被什么脏东西附体了吧?

不远处,一辆华贵的马车停了下来,一只雪白的纤纤素手,掀开车帘,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春草,路边的那位……是宁王吗?还是……只是一位跟表哥长得很像的人?”

被唤作春草的丫鬟,把头凑在车窗上,立刻瞪圆了眼睛,像见到鬼似的:“从身形、服装和样貌上来看,应该是宁王没错。不过,宁王一贯万年冰川不变的冰冷脸孔,怎么可能笑得如此春波荡漾?”

“是吧,是吧?”衣着华美,面容姣好的女子,露出疑惑之色。表哥从来都跟冰雕琢的一般,跟眼前目露宠溺,笑容温柔的男子,根本对不上号。难道……表哥这趟带兵出去,转性了?

春草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门道:“奴婢想起来了!奴婢今早奉了公主您的命令出门办事,听到有人议论,昨晚宁王殿下不顾宵禁连夜进城,带了一名女子回宁王府。大家都在议论说,那名女子极有可能是宁王的心上人呢!”

校园里的短发女神清纯美丽

“表哥有喜欢的人了?”华衣女子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京中多少出色的女子,对宁王芳心暗许,可因他冰冷淡漠的态度,只能望而却步。到底什么样的女子,能融化表哥这块万年冰山?

她又伸头看去。一副见鬼的表情:天哪!被传有重度洁癖,不喜与人碰触的表哥,居然拿手去掐对方的脸颊。那小姑娘还不知好歹,露出嫌弃的表情。表哥堂堂炎国战神,军中不败神话,居然有被嫌弃的时候……

咦?那小姑娘不过豆蔻之龄,身量还未长开,五官虽然俏丽,却带着几分稚气。表哥喜欢的人,不会是她吧?不是她还能是谁?谁能让表哥说话的时候,迁就地弯下腰?谁能让表哥伸出手,轻揉对方的发顶?

“春草,扶我下去。咱们遇上表哥,不去打声招呼,传出去只会让别人认为本公主失礼!”

春草忍着笑,率先跳下马车,摆上马凳,扶着公主下车。公主行事向来率性,哪里会顾虑别人的眼光?不过是好奇宁王殿下跟小姑娘之间的关系罢了。

顾夜连着被捏了几下面颊,不依地踮起脚尖,正要去捏回来。这时,听到一声娇滴滴的“表哥”。回头一看,好一个标致的美人儿。

这位眉眼精致的美人,一袭大红遍地金百蝶穿花曳地裙,裙摆上绣着团团牡丹,缀以宝石,蝴蝶更是活灵活现。裙裾动摇之际,仿佛要展翅飞出一般。

金累丝嵌宝的凤头钗上,镶着指甲盖大小,红得耀眼饱满透亮的宝石。宝石再耀眼,也夺不走美人儿的风采,一张俏脸娇美得如同四月初开的赵粉……

表哥?顾夜淡淡地瞥了刚子一眼,这货还说尘哥哥没有青梅竹马?这冰雪玉人儿般的表妹,是从哪冒出来的?没听说:表哥表妹,容易出事儿吗?

刚子和大鹏上前行礼,口中的称呼,替顾夜解惑了。和嘉公主?陪伴尘哥哥童年时光的小青梅?她是不是该打起精神,准备迎战?

“好久未见表哥,表哥依然如此芝兰玉树,丰神俊朗。”和嘉公主虽然是跟凌绝尘说话,那双明媚的大眼睛,却忍不住朝着旁边身着月白色锦衣的小姑娘瞟去。

咦?刚刚离得远,未曾注意。这小姑娘身上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月白色外衣,居然是水光锦做的。啧啧,这等名贵的面料,即便是她这个得宠的公主,一年都未必能做上一身……

表哥果然春心萌动了,为了捕获小姑娘的芳心,肯定把库房翻个底朝天,礼物专捡着贵重的送。

和嘉公主的心忍不住酸了一下——表哥如此得父皇的重用,库房里的好东西比宫中的内库还要多。尤其是水光锦、天蚕绫丝这样的衣料,自己又不穿,也不知道送她这个从小一块儿长大的表妹一些。

等等!小姑娘这身月白色衣袍的样式好眼熟,尤其是领口的九朵紫色灵芝。在什么地方见过呢?和嘉公主蹙眉用力地想着。

突然看到从街边药铺中走出的月白衣袍的男子,心中的迷雾顿时消散:天哪!药师!!表哥看中的女孩子,竟然是位药师!!九朵灵芝……岂不代表,眼前这小姑娘是位九级高等药师?

哎呀呀!了不得!!小姑娘才不过十几岁的模样,竟已是九级药师了。果然只有这样的天纵奇才,才能俘获万年大冰块的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