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林予曦有几部作品

【 .】,精彩免费!

“这两个家伙,演技也忒拙劣了。”

看到温铁军和魏强二话不说扑到在桌上,李锋摇了摇头内心暗道。要是换成苍龙的兄弟们,演技绝对不会这么拙劣,那群家伙个个都是影帝,就算是平时稳重的郑飞和军刀,那也是演什么像什么。

“让周老哥见笑了,我这两个兄弟平时就是一瓶倒的人,不过今天也太不济事了点,这么快就醉了,真是给老子丢脸。”李锋摇晃着脑袋,大着舌头说道。

周正义眼皮跳了跳,还好李锋只是奇怪,并没有深究,他摆手笑道:“呵呵,不妨事,说好了今天不醉不归,咱们继续喝。我让下人带他们去休息。”

周浩朝大厅中侍候的人打了声招呼,便有人过来扶着温铁军和魏强去休息。

“妈的,今天这酒怎么这么大的劲,周正义怎么没喝醉。”这时登山兄弟俩也大着舌头说道,周正义举起酒杯笑眯眯的道:“两位兄弟,老周我可是酒罐子里泡大的,出了名的千杯不醉,们今天算是见识了吧。”

周正义好酒那是人尽皆知的,所以也没人怀疑。

“妈的,就不信灌不醉这老东西,我们再喝……”这两个夯货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刚举起杯子,脚下一个踉跄,砰砰栽倒在地,地上铺着产自中东的名贵地毯。

“来人。”

周浩又叫人来扶他们,杜珀跳脚在他们身上踢了踢:“不用理这两个不成器的东西……李锋,等下把我们送回去。”

她浑身发软的趴在桌子上,拽着李锋胳膊醉眼迷离的说道,这女人没看懂李锋的暗示,也着了道,只是她很聪明,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所以手掌死死拽着李锋胳膊,醉眼迷离的看着他,一定要他给自己一个承诺。

清新脱俗等地出嫁的不安的少女的心

李锋目光恢复了一些清明,认真的看着她:“一定把平安的送回去。”

杜珀点点头,头一埋,趴在了桌子上,晕过去了都还死死拽着李锋,她无疑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托付给了李锋,也足见对李锋的信任。

“周老板千杯不醉是吧,我家老头子在旧金山可是号称喝遍唐人街无敌手的酒中仙,我唐小龙从小陪他喝到大,也是个小酒仙,今天我们比比谁更能喝!”

唐小龙站起来,一把拽住周正义的胳膊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说道,周正义悻悻的答应下来。

李锋手抻着一边腮帮子,随时都能趴下的样子,听到唐小龙的话,眉毛便意外的扬了扬。这小子倒是比温铁军和胖子会演戏,上道。

“周老板,继续喝,谁不喝谁是孙子!”唐小龙紧紧拽着周正义的胳膊,后者装作无意的挣了几次都没挣开,脸色便有些阴郁了,等下可是要杀人的,现在自己被这年轻人拽在手里,到时候自己成了人质怎么办,不过暂时没办法,他只能悻悻的陪着唐小龙喝酒。

两桌酒席,温铁军和胖子已经被扶着去休息,杜珀和登山兄弟,连带着他们带来的那些保镖,已经全军覆没。在场只有那姓唐的年轻小子,以及李锋黑蝴蝶还保持着清醒,可后面两人也已经酩酊大醉,话都说不利索了。

“还是太年轻,死了也活该!”

周浩默默将这一幕幕看在眼里,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偷偷给李锋递纸条想结个善缘的做法很愚蠢。

原本以为李锋能够明白他纸条上的意思,没想到这个蠢货根本没有提起警惕,轻轻松松就着了他们的道,看现在的情况,都不用佛子教派来的高手出手,就凭这两桌酒菜就能弄死他们所有人。

周正义虽然被唐小龙缠得不厌其烦,但看到此刻大厅里的情况,也是喜在心里,扭头笑眯眯的对周浩唤了一声。

周浩躬身点点头,站起来挥挥手,让那些侍候的服务人员出去,等这些人出去后,一群人便鱼贯而入。

周正义举杯喝光最后一点酒,淡淡的说道:“何护法,动手的事就交给们了。今天是我六十大寿的日子,我不想见血,希望们动静小点。”

“动手?周老哥,要对谁动手?”李锋抬起头,醉眼迷离的看着周正义,又扭头看着这群刚进来的人:“们也是来给周老哥祝寿的?”

“给周老板祝寿,同时也给送终。”

那为首的矮小男子阴阴笑着说了句,也不知道李锋听懂没听懂,迷迷糊糊的点了下头,继续抻着下巴坐在那望着天花板,何护法扭头用天然阴骘的两个小眼睛看着周正义:“周老板好手段啊,用两桌酒菜就解决了我教的心腹大患李锋,姜还是老的辣,实在佩服!”

周正义呵呵一笑,矜持的摆摆手:“何护法过奖了,就是一点上不得台面的江湖手段而已。们做事吧,我去招待其他的宾客。”

“对了,这个女人是杜珀,这两个是凳山凳努兄弟,还有那一桌是他们带来的保镖,都别动,等下交给我,攀苏大师答应过我,要支持我做仰光地下世界第一人的。”

说罢他一把摔开唐小龙的手,站起来往外面走去,佛子教的那些高手侧身给他让出一条道。

“这个周老板请放心,出家人不打诳语,攀苏大师说过的话,肯定做到,我就提前恭喜周老板了。”何护法拱手笑着。

“借吉言。”

周正义心里飘飘然,对他点点头,拱了拱手,正要绕过他走出大厅,却见那何护法堆笑的脸突然一僵,眼里凶光大放,突然暴起揪住周正义花白的头发将他揪到自己面前。

“放开我!”周正义脸色大变,剧烈挣扎,周浩也暴怒起身:“干什么!”

何护法面无表情,陡然箍住周正义的脖子将他扮到自己怀里背对着他,然后手里捏着一枚细小的刀片在他脖子上一划。

“呃呃……”

周正义正在挣扎的身体猛的颤抖起来,双手胡乱的捂向自己的脖子,指缝间渗出血丝。

砰!

何护法随手将他仍在地上,周正义趴在那里,双手死死捂住自己脖子,想把流出来的血塞回去。

“为什么!”他双眼通红,看着何护法不甘的嘶吼道,身体趴在地上就跟被抹了脖子的鸡一样打着摆子,眼看着是活不成了。

周正义内心充满了不甘和悔恨,他觉得自己是在作茧自缚。

何护法将那小刀片放到唇间,将上面沾上的血迹舔掉,随即收回兜里,看也不看周正义的说道:“成为仰光地下世界的第一人?周老板未免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