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wm6字幕网APP

离别总是伤感的,陈凤不想再节外生枝,立即驾驶“破世”升空疾飞而去,只留下陆地上高高举起手臂的陈星海和不断安慰他的游佳。

“干妈她有事得离开一段时间,以后还有机会见到她的,不要伤心好不好?”游佳安抚了陈星海好一阵才成功让他安静下来,看来自己的孩子跟婆罗门考尔的感情的确非常深厚,平日里陈星海可从来不会这么激动。

飞行途中,婆罗门考尔坐在“破世”驾驶舱内一言不发,陈凤知道她还沉浸在与陈星海分别带来的负面情绪当中,便任由她一人默默的坐在那里发呆。

时间是可以冲淡一切的,别看现在婆罗门考尔跟陈星海关系极好,可是过一阵后会变成什么样呢?陈凤并不能肯定,或许两人分开之后感情就会变淡,反正到时候再看了。

当陈凤与婆罗门考尔降落到军部的时候,婆罗门亚朋还在从西南军区赶回来的途中,因为对曾经战斗过许多次的对手有极大的兴趣,所以婆罗门亚朋在西南军区逗留了挺长一段时间,对于关宇臻和夜柒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婆罗门亚朋离军部的距离不剩多少,很快就能到达,所以马总指挥官先把所有参与会议的人召集起来,进入了一个被严格保护起来的会议室中。

陈凤走进会议室后看到洪水斌也在其中,便快步走了过去:“你回来都不跟我打声招呼啊。怎么样?在天神寺有没有什么收获?”

“天神寺很神奇,我在那感悟了很多东西,对于机甲的驾驶技巧也有了新的突破,我想我现在对黑莲世界的探索可能已经不下于你了。”洪水斌神秘一笑,表示自己跟几个月前已是今非昔比。

见洪水斌这么自信,陈凤有些心痒难耐,想要尽快与其来一场模拟战斗:“不错嘛,一会我们去模拟机室练个手,让我看看你现在有多强?”

“行啊,跟你说,我有信心不会差古苏帝国跟佛啰耶国的两位新战神太多,若是真爆发了战争不会担心会在顶尖机师的战场上出现漏洞。”洪水斌真的是信心十足,他并不是看不起其他两个国家的战神,而是对自己的实力有充足的底气。

陈凤愈发好奇洪水斌在天神寺究竟有什么样的境遇,两人坐在一起低声谈论起来,互相交流自己在天神寺的经历,发现各自感受不尽相同,却都有着肉眼可见的进步。

“看来在天神寺的经历都让我们得到了提升,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以后可以建议其他机师都过去走一走,看看有没有效果。”陈凤已经开始思考起怎么让古兰神共和国的机师也一并得到好处,如果天神寺能够让每个过去的机师都得到收获,那么岂不是可以让整个国家的实力得到整体的提升。

清纯写真美女媛媛高清图片合集

洪水斌表示同意,古兰神共和国现在最迫切的需求就是强化战斗力,不管什么方法都值得去尝试:“可以建议马总指挥官一下,反正试试看也不会吃亏。”

谢尔盖从乔伊那边得知了婆罗门考尔收陈星海为义子的真实情况,对于这名女机皇他是挺佩服的,竟然敢冒着国内的层层压力在外面自由自在做自己,他是从来没想过这么做。

于是谢尔盖做到了婆罗门考尔的旁边,对她说出自己的敬佩:“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位敢爱敢恨的人,听说佛啰耶国高层已经吵翻天了,你是完全不考虑他们的感受啊。我就做不到这样,佩服!”

“他们怎么想那是他们的事,我只要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婆罗门考尔在谢尔盖面前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佛啰耶国高层的鄙夷,那些家伙压榨他们兄妹这么多年,其他国家不可能不知道,她要是表现出感恩涕零的样子就太假了。.

“你终究是佛啰耶国人,在外面得给他们留点面子,不然回去以后会有很多麻烦。”谢尔盖佩服婆罗门考尔的勇气,因此为她提供一些自己的经验,不想看到这位特别的女机皇落到不好的下场。

“我哥哥是战神,那些家伙不敢拿我怎么样,而且我也没做任何叛国的事情,他们想怎么样也没理由。不过还是谢谢你,出来一趟让我认识了不少有意思的人。”婆罗门考尔不怎么担心自己的处境,她觉得这次出国非常有意义,比留在国内的生活有趣多了。

“没什么,我只不过是多活几年,有比你们更多一些的人生体会罢了。”谢尔盖是位很正直的人,有板有眼的回复着婆罗门考尔的感谢:“如果可以的话你是该多去世界各地走动走动,会让你有特别不一样的感受。”

婆罗门考尔的脸色突然暗淡下来,她不是不想多四处走走,可惜佛啰耶国高层并不会允许:“那些家伙限制的太死了,等回去后下一次出来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

佛啰耶国高层轻易不会让婆罗门亚朋兄妹离开,因为兄妹两的战力对于这个国家来说非常重要,若是出现意外那么佛啰耶国马上就会沦为三流国家。

这次是因为情况特殊,难得古兰神共和国出现了非常特别的事件,为了从中获取利益,佛啰耶国高层才允许婆罗门亚朋兄妹前去探查,希望通过他们的能力找到真相。

婆罗门考尔前面跟陈星海分开,现在又烦心于国内的高层,情绪非常低落,谢尔盖不懂得如何安慰女人,坐在一旁也很尴尬,旁人看来还以为他们闹别扭了。

谢尔盖的尴尬一直持续到婆罗门亚朋出现才结束,当婆罗门亚朋推开会议室门走入的时候,婆罗门考尔立马活跃起来,起身迎接过去:“哥,你终于来啦。”

“是啊,赶路花了不少时间,让各位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婆罗门亚朋对妹妹点了点头,然后又向会议室内的其他人表以歉意,毕竟他是最后一个到的,让其他人干等着。